Airband 125

四月与六月

就瞎写。 夏天已经劈头盖脸地来了,没资格再想望未曾抵达的春天。


 

如果我变成山

请敲下我的骨头

修一座不那么灯火通明的桥

请带着我皲裂的皮肤我干涸的血

我颈间无所事事的梦游的云

跨过长江 行过长夜

交到她手上

我说,“我也是”

 

2020.4.8 写在解封日

 

 

六月是没有颜色的

若有,就是通宵候车室

头顶的白

 

七月是单一光谱

不见黄土,不见模糊的群山

在一无所有中

闪电般掠过一线蓝

 

2020.6.9 狱中漫想

 

 






Powered by Jekyll | Z ♥ | somnusberg 2020